海兮梓

私人场所,致力生火。

我热爱水泥森林,

可它们转眼我又不记得。

分辨不清这思念回溯何处,当初急于从你身旁逃离的冲动又是如此真实。

如是我闻,一场不具备任何现实意义的调情。
心下澎湃后,冷眼相看。

痛也没关系,你可要记着啊,这不是长长的刺刀扎入你无力反抗的身躯,是你主动伸出双手为破茧所承受住阵痛。

你看人们常讨论着爱,那原是我们的本能,在这个时代却成为稀缺品。
人类离自己很远。

在未获得真实的幸福之前,谁也别想真的笑出声来。

嗨,今晚天气真好,万物扑朔成迷。